Loading
1

【7.27更新】神交绅士作者之辉晓夜与寒火花

脑洞大开之作-光辉照晓夜,寒冰燃火花~

脑洞开了一下,我一直在想,网站里两个发图包的作者辉夜君和火花君,是不是两个好基友呢?如果是的话,他们两个中谁是攻谁是受呢?我个人猜测,觉得辉夜君是攻的可能性比较大。

为啥呢?因为.....................!(想到了),因为辉夜君的量更多频率更快(喂!)

23333开玩笑的啦,只是我脑洞开了而已

(以下故事纯为脑补,现实中不可能雷同,真的,不吹不黑)

主人公介绍:

辉夜君——辉晓夜♀

火花君——寒火花♂

正文-第一篇章

那是20XX年的一个下午,辉晓夜正在网上无聊的浏览着,看着P站里画师精美的作品,她嘴角微微上扬,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柳眉也慵懒地横躺在光洁的额上,瘦长柔软的双手随意的搭在笔电键盘上,右手食指有节奏的敲击着,那是一种老司机在熟悉的道路上行驶的舒畅。

“滴滴滴滴滴”正在此时,辉晓夜的QQ响了起来,一个熟悉的头像在闪动着。

看到那个头像,辉晓夜的眼睛深处闪过一丝精♀芒(喂!),但她并没有急着点开,反而是优雅的端起笔电旁的咖啡杯,浅浅的啜饮了一口Macchiato(玛奇朵)。“滴滴滴滴滴”头像再次闪动,然后一个窗口抖动跳了出来。

‘在吗?’

‘有事找你呢’

‘快点回话啦!’

‘!!!’

‘/鲜花’

滚动鼠标滚轮,辉晓夜快速浏览了一下消息,然后看了眼右下角的时间。在确认过了3分钟后,辉晓夜一挑柳眉,从容抬起双手,敲打键盘,“刚回来,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

‘...’

‘就知道...’

‘你不是喜欢那些绅士的美图吗’

‘我找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网站’

‘要不要来玩玩?’

‘/笑’

【网站?】辉晓夜双眼微微一眯,柳眉竖起,似乎是在考虑着,手上却没停下敲打键盘的速度,“什么样的网站?说吧,我看看再说”打完,晓夜用手扶了扶鼻梁上的无框眼镜

‘嘿嘿’

‘就说你会这么说’

‘口嫌体正直的家伙’

‘╮(╯▽╰)╭’

‘我给你网址’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哎嘿嘿,网址脑补)

看着聊天窗口里的网址,辉晓夜犹豫了一下,右手缓慢而又坚定的控制着鼠标,点开了那个网址。【看看再说吧,好歹他也没忽悠过我】

网页缓冲了几秒,便自上而下的显现出来。
都说向往大海的人们第一眼看到大海的时候,会感到比预想中还要震撼的感觉,晓夜原来不是很理解这句话,但此刻,她忽然懂了。
看着那特别的排版,那简单却又格外吸引人的分类,辉晓夜面无表情,但她的心,却开始剧烈的跳动,她感到浑身上下的血都在沸腾,那种感觉,仿佛哥伦布第一次看到新大陆边缘的喜悦。这个网站,正是她想要的!

‘怎么样?’

‘是不是很和你的口味啊’

‘/偷笑’

那个人回复的消息依旧是很轻佻,但辉晓夜一想到他现实中,那平凡中带着一丝如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嘴角下意识的微微上扬,翘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倒是不错,你也能找到这种好网站呢”

‘呵呵,本大爷当然厉害啦’
‘对了,有没有看到那个访问量最大的文章啊’
‘你猜猜看那个人是谁?’

......辉晓夜看着消息,笑着叹了口气,本想回点什么,想想还是移开了键盘上那双洁白瘦长的双手,又端起一旁的咖啡杯,小口地啜饮着

‘...’

‘??’

‘人呢?’

‘别不回话啊’

‘我知道你在’

‘出来,有话好说’

‘...我错惹,姐姐求您给条活路吧’

‘再不回我憋死啦,女王陛下’

‘...’

‘....’

‘.....’

‘......’

“知道错就好”看着消息,辉晓夜想到对方大概正一脸苦涩的对着屏幕,不由得“噗嗤”一笑,从容的放下杯子,打出高贵冷艳的5个字

‘_(:зゝ∠)_’

“不过你发的东西确实不错,我看着很喜欢,这个网站要怎么玩,告诉我。”辉晓夜想到前面看到的事物,心中再次泛起小小的波澜“我有点感兴趣了。”

‘...口嫌体啊’

‘很简单的,进去注册个账号,发几篇文章,站长就会来找你定♂契♂约♂了’

辉晓夜翘起了一边的眉毛【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对了,听说那个奔三的站长喜欢的是那种...额....那种很小很小的小女孩?叫啥来着的....’

“...”辉晓夜无语的看着屏幕“loli控?”

‘对对对!!!’

辉晓夜同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默默地抑制住了自己想要吐槽的冲动【冷静啊,晓夜,毕竟这是绅士网站的站长,变态一点也是应该的】

对于辉晓夜来说,第一次在网站上发文章是个新奇的体验。此后的一个月,在他的帮助和介绍下,一边摸索一边实践,逐渐开始熟练发表文章的方法,甚至开始使用一些黑科技(就是那些标题框什么的啦)。

“呼~”辉晓夜长舒一口气,取下无框眼镜,往后一倒靠在了松软的椅背上。辉晓夜对自己的审美一直是很自傲的,她天生就有一种直觉,能看到表面下隐藏着的真实,这种直觉让她在看到图片的一刹那就能判断出这幅作品是不是真正的佳作,能不能使口味刁钻的绅士认可并右键。

但毕竟还是肉体凡躯,终究还是会累的,还是有不足的,哪怕是在自己最自傲的领域,辉晓夜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能与自己相提并论。晓夜打开网页(好顺口),点开网站,不出意料的看到了他的更新。

【这次会是什么呢?】辉晓夜怀着一丝自矜,一丝期待,点了进去。【这是什么?!】晓夜疑惑的瞪大了双眼,只见网页上的那副作品十分模糊,隐隐约约可以窥见一点,但却又什么都看不清(其实就是打了马赛克啦)

【恩?他怎么会发这种作品?】晓夜很是不解,就连那细长的柳眉都竖了起来。

“怎么回事,你的新作”

‘?’

‘怎么了’

“你的品位怎么下降了这么多”

‘…’

‘不是,怎么就品位差了…’

‘好吧,你再去仔细看看’

‘如果你还坚持观点’

‘那我就删了’

【再去看看?这种....有什么好看的】晓夜虽然这么想,但又记起他以往的作品里所蕴含的神韵,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再去看看。

再次打开网页,点开作品,辉晓夜深呼吸了几次,平复了一下心情,再次看向那副作品。【…没有什么变化嘛】晓夜心想【再看一会,还没有变化我可不客气,哼】

不知是不是心态问题,当晓夜沉下心来看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一股雾气从画中飘出,阳光洒在雾气上,折射出蓬莱仙气,一股浩淼之感从心底迸发而出。【…这…这是】晓夜不可置信的揉了揉双眼,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样,那副作品依旧是十分模糊。但她知道,这幅作品,没那么简单。

【难道真是我太累了,都无法看破真实了吗】辉晓夜将身体丢到了柔软的床上,右手搭在额头上,自嘲的喃喃自语:“辉晓夜啊辉晓夜,你终究还是你最看不起的凡夫俗子呢.....”

“Sa ku ra hi ra hi ra ma i o ri te o chi te......”手机铃声缓缓响起,晓夜静静地听着歌声,没有动弹。

“Sakura hirahira mai orite ochite ”不知是不是知道主人此刻的心情,手机响了一会就安静的做回了一个搬砖。可没过几秒,铃声再次锲而不舍的响起,辉晓夜柳眉一皱,带着些许不忿按下了通话键,并没有仔细看过是谁的来电。

“……”‘……’有意思的是,当电话通了之后,双方都没有说话。以往遇到这种事,晓夜都是直接挂断电话,因为她认为自己的时间不是这么浪费的。但不知为何,辉晓夜这次一反常态的没有挂断,可能,是因为她感受到了,从电话那头,传播过来的气息,那种类似于温暖的阳光撒在脸上的感觉,让晓夜焦躁的内心,逐渐的平静下来。

‘...喂’还是那个连声音都带着一丝暖意的人先开口,晓夜却不自觉得翘起了嘴角,皱起的柳眉也舒缓开来。

 

“我看到了。”辉晓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直截了当的开口,“之前是我的错,自己没状态还要怪罪你,对不起。”

 

‘…没事啦,小事情小事情,我从没怀疑过你的才能。’如阳光般温暖,也如阳光般灿烂,照耀着晓夜心中最深处,‘那我就不多说啦,拜。’

 

【…笨蛋,也不会多安慰几句】辉晓夜听着耳畔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心中不由得一阵恼怒,然而嘴角的微笑却没有消去,反倒更为明显,也更显温柔【终究还是那个笨木头呢】

 

庸庸碌碌的大都市,到处都充斥着快节奏,辉晓夜却不愿参与到其中,她虽然不是懒性子的人,但却也不愿让那些匆匆而逝的事物扰乱自己的生活。所以辉晓夜并不是喜欢购物的女子,可她却出现在S市最大的购物中心的广场前,一边皱着柳眉,一边看着腕上的表。

 

没错,辉晓夜正在等人,尽管她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穿着打扮,但女人的天性还是难以改变的,所以晓夜决定叫上人陪同自己一起。

 

【这木头怎么还不来?】晓夜不知道是第几次低头去看手表了,虽然今天的太阳不是很热,虽然她头上的那顶柔软草帽还遮住了大部分阳光,虽然她今天忘了约定时间提早半小时就到了集合点,但是他也不该让她等那么久。(虽然这事情不合逻辑,但合常理)

 

‘啊啊,抱歉抱歉。’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寒火花双手扶着膝盖,半蹲在晓夜面前大口大口的呼吸,‘本来可以再早一点的,那边有个小孩子摔——’“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性格,又去管闲事了吧。”晓夜毫不留情的打断火花的解释,“你这个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哎,没事,顺手就帮一下,我也不傻,不想当救世主的。’火花笑着直起身子,右手习惯性的挠了挠后脑勺。晓夜白了他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吧,”晓夜自然地挽住了火花的小臂,另一只手自然地将手提包递了过去,火花自然地接过。

 

“今天帮你这个木头多挑几件衣服,上次替你买的都过时了。”辉晓夜摘掉高高鼻梁上的墨镜,掏出常用的无框眼镜戴上。

 

太阳渐渐的落下,辉晓夜抱着今天的战利品,嘴角不自觉得翘起。

 

…………“哎呀,这位先生你可真幸福,你家太太总想着您呢。”“…谁说我和他是夫妻的?!这种木…人,哼。”虽然用的是恼怒的语气,但那副恼羞的神态,嘴角的浅笑,都已经出卖了晓夜,偏生边上那个木头还笑呵呵的解释说他们只是好友,全然不知此时晓夜正用杀人的目光盯着他。

 

【真是个笨蛋!】辉晓夜皱起柳眉,左手扶了扶无框眼镜,【下次得找个机会让他明白才行……算了,木头终究还是木头,就这么顺其自然也好……】

 

某L忙完了一个论坛的小bug,起身给自己倒了杯黑咖啡,‘呼~’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某L自然地点开了D盘,找到那个熟悉的文件名《论马哲的重要性》,双击打开,一边用右手操控鼠标搜寻目标,一边左手缓缓向下探去(放心我不会写H文,真的写不来)

 

就在某L把光标移到了《小女孩.avi》的文件上时,一封邮件弹了出来

 

【谁啊,在这种关键时刻,真是的……】某L不满的嘀咕了几句,手却很老实的点开了邮件,只见主题写着“关于音乐的插♂入与选♂择”发件人——辉晓夜。

 

【咦?这是谁?哦,对了,那个图包区的】用苦涩的黑咖啡刺激自己,某L终于想起那个令他感到惊艳无比的女子,【确实是个才华艳艳的人,虽然她不是我喜欢的画风,不过倒是挺有特质的】

 

在某L看来,世界上只有一种事物,是值得称赞的,那就是loli。是的,没错,有什么能比得上loli那嫩滑无比的肌肤,那柔软的身体,那纯洁的心灵,以及一个可以培养开发的童年呢?

 

想想,某L不由自主的微微眯起双眼,嘴角上扬,无声的微笑着。‘大哥哥~你有新的邮件到了啦~妞妞帮你收好了哟~妞妞乖嘛~’幼女的提示音响起,某L收起邪笑,操作贴着幼女图片的鼠标,在以幼女为背景的鼠标垫上滑动。(一步两步,一步一步似大手,抚摸在loli的肌肤上,在那光滑的肌肤上,我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绝壁~是梦)

 

说到图区,某L喃喃自语:“说起来,图区的火花好像也蛮有才华的,虽然有点慢(误)。”耸了耸肩,某L决定先去解决前面邮件里提到的问题,等等再去想那些奇怪的东西。然而他并不知道,世上最不能动的念头,便是好奇。

 

初春到来,墙角的小草努力地往外冒头,想要看清这世界。窗外的樱花树也开始舒展身姿,随意而又小心地在身上点缀淡淡粉红,调皮的春风不识趣的带下几片新生薄樱,花瓣打着旋了飘进半开的窗,停留在黑与白交错的琴键上。

 

“…先倒粉末……好…恩…再加一杯热水……搅拌均匀…好的。”笨拙的按照说明,火花小心的给自己冲调了一杯brightness night咖啡。(我瞎掰的╮(╯▽╰)╭)看着漂浮着白色泡沫的深棕色液体,火花怀疑这究竟能不能喝。【总之先试试吧】火花考虑再三决定先尝尝。

 

【啊,好苦啊~】火花皱起眉头,苦恼的看着咖啡包装袋上的说明,【晓夜居然喜欢喝这种东西呢,真是不能理解。】再次鼓起勇气伸出舌头点了点杯中的液体,确认自己果然无法接纳这类饮料,火花将私底下评定为‘忘了放糖的板蓝根’的咖啡放到一边。

 

“ok,接下来,开始‘狩猎’吧!”戴上熟悉的“面具”,寒火花再次变回那个眼光独特的火花。

————————————【接上】——————————————

幻想国的神交市,是国内最大财阀《独木桥》乔氏集团的发源地,乔家老宅也在这里。
 
【槑管家,乔少爷起床了。】耳机中传来一个柔和的女声,耳机的主人睁开了双眼,从小憩中醒来,“是吗,我知道了,通知一下洗漱,备好浴池,5分钟后通知餐厅把早餐送到,20分钟后叫司机把车开来,午饭少爷在外面享用,晚饭记得多弄点,另外,今天不用替少爷安排什么烟火表演了,准备两匹好马就行。吩咐下去吧。”
 
浆洗过的雪白衬衫、白色的背心、黑色的领结、黑色的燕尾服、笔挺的黑色长裤和锃亮的黑色皮鞋,看着镜子中那个笔挺的人,被称作“槑管家”的男子嘴角上扬,标准的微笑回到了脸上。
 
“早上好,我的少爷。”从侍从手中接过早餐,用单手稳稳地将其端上餐桌后,这才不慌不忙的面对主座的冷面少年半鞠躬问候。
 
“……”仿佛没有看见管家一般,乔少爷并没有回应,而是沉默而又优雅的提起刀叉,对付着面前的早餐。槑管家毫不在意,保持微笑,站到了少爷右后方。
 
用丝绸制作的餐巾擦拭完嘴唇,乔少爷并没有起身离开餐桌,而是靠在舒适的高背椅中,槑管家一边用眼神示意侍从清理餐桌,一边上前,微微弯下腰,凑近说道:“少爷,等下还有个聚会,你必须参加,这是老爷的命令。”
 
听到“老爷”二字,乔少爷猛地转头,用冰冷的眼神盯着槑管家,却发现这个无良的家伙依旧保持着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恨不得令人狠狠地给他来上一拳。可他知道,哪怕自己揍了他一拳,她依旧会是这幅样子。
 
“呼……”在眼神攻击无效后,乔少爷长叹一口气,身体无奈的落回椅背,“知道了,我去就是了。”
 
————————【纪念忙碌中的乔帮主】【待续】——————————
————————————【接上】

辉晓夜在网上查资料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一组介绍羽毛球运动的图片,向来自认宅女的晓夜,忽然生出的尝试的念头。有些冲动的买齐了一套装备,才发现,羽毛球是双人运动。

 

“喂?没什么事吧,陪我出来打羽毛球!”不等对面的人反应过来,晓夜直接挂断了电话,【呼~确实好久没和那个呆子一起出门运动了,哟西,这次玩的开心点吧。】想着,晓夜走到梳妆镜前,发现嘴边的笑意有些明显。

 

“呜….”寒火花站在镜子前,撩起上衣,入眼处一片平坦,依稀还能看到一些沟(腹)壑(肌)的影子,【唉,多久没练了,身材还是走样了啊。】默默地叹了口气,火花放下衣服,【看来以后在闲暇的时候,要补练起来了啊】不再去想锻炼身体的事情,火花决定先冲个澡,抹点防晒霜,【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心血来潮的,今天这太阳可是烈得很呐】

 

窗外温度计的指针执着的停留在29~30℃之间,连知了的叫声,也是那么的有气无力。

 

为了运动而扎起的马尾因为太热被女主人放了下来,发梢微湿,分出几缕贴在运动后泛红的脸颊。

 

“不错嘛,以前没听你说过,没想到你的羽毛球技术挺厉害的。”晓夜喘着气,看着对面那个微笑着的男人。“没那么夸张啦,就是以前无聊的时候练过一点,倒是你。”火花耸了耸肩,“不愧是天才少女,这个无师自通的天赋真是厉害。至少你的体力都比我….”

 

“再夸我也不会对你放水的!再来再来!”辉晓夜骄傲的昂起头,表示自己渴望一战。

 

“饶了我吧…”火花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原本坐着休息的地方起身回到场上,“再来一局,就一局,我可是老了,比不——”“废话少说,看球!”

 

今天的温度很高,树上的知了却叫得很温柔,缓解了几丝燥意。

——————————【未完】————————

——————————【接上】

得知火花要出差,辉夜用一曲《Be with you》送别,我的脑洞再次久违的开启了

 

“火花,老板安排你去参加这期的海外学习,五年带薪外出深造,这机会难得啊。”同事A打趣的恭喜火花。“啊哈哈,运气好才被选上的,运气而已。”火花谦虚的笑笑。

 

“呼~”送走前来恭喜的同事,火花长舒一口气,把身体摔进松软的椅子中,神色却并没有像同事们猜测的那般得意,反而有几丝复杂。他掏出手机,打开相册,拉到低,看着那张沐浴在晨光中的妍丽脸庞,微微的叹了口气。【五年啊,时间有点长了……真的不能再陪你了么……】

 

另一边,辉晓夜正在忙着收集审核4月图集,“晓夜,你听说了么?火花他貌似要去海外深造五年啊,这家伙真是幸运啊,听说他要去的那个地方很一般人难进的,出来之后的待遇也是高出很多呢,我还听说啊…………..”

 

已经没什心情听下去,晓夜脑子产生了空白【出差??五年??这….这呆子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深造?】一向自认冷静是本能的晓夜此刻却不能保持冷静,明明已经决定先这么拖着,不急着对他说明,却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像脑海中构思的那样。

 

【呼~冷静一下……辉晓夜,你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别急,深呼吸】自我暗示着将激荡着的内心平静下来,晓夜拿起手边的手机,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号码,但放在通话键上的手指,却不知为何没有按下去的力气。

 

【有什么好犹豫的,我只是问问,顺便道个喜,不是么……】自嘲的笑笑,辉晓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坚定地按下了通话键。“嘟嘟嘟~”时间在此刻变得很微妙,晓夜在3秒内先后从坚定,到犹豫,再到后悔,最后还有点自怨自艾,但电话那头的人可没有犹豫,直接接通。

 

“……”“……”有意思的是,双方在接通了电话的瞬间,都保持了沉默,只听见对方微微的呼吸声,却并没有尴尬的气氛。

 

“喂,听说你要出去深造,恭喜了。”晓夜努力保持一贯的语气,率先开口。“哦…哦,那什么,原来你已经知道了,我正准备告诉你呢。”火花摸了摸鼻子。

 

晓夜嘴角扬起,“别骗我了,是不是又在摸鼻子?你一撒谎就这样”

 

“……【Σ( ° △ °|||)︴】”

 

“听说那边很严格,你好好学习,出来混得好的话,记得请我吃饭。”没有在意火花的沉默,晓夜微笑着说,“不过那边气候不是很好,你这呆子记得多穿几件,别弄了一身病回来。还有,那边很注重时尚,你平时记得多留心一点,别搞得太老土,被人看不起。对了,记得……”火花没有说话,默默地听着,却没有在意内容,只有声音回荡耳畔。

 

“……最后祝你事业成功,呆子。”自顾自的说完,晓夜直接挂断了电话,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五年而已,又不是五百年,五年很短的……真的很短……五年……】

 

《话说你们觉得我要不要让火花出差的5年内,辉夜出了事故,失忆了之后爱上了别人?来场虐恋?》

 

夏天夜晚的凉风总是那么舒适,辉晓夜漫步在休闲公园的湖边。柳树垂下长长的枝条,随风舞动,知了叫了一天,也终于安静了一会儿。

 

【不知道那个呆子现在在干什么,大概又是在忙着帮忙吧,这个滥好人。】晓夜想到出差的他,心理默默地毒舌,嘴角却不自觉的翘起,《总有一个人,即使他不在你身边,但只要你想到他/她,总会不自觉又情不自禁的感到心中,涌出一股温软的感觉》

 

“火花,你挺有才的啊,这个思路我很欣赏,不,非常欣赏,我真的建议你留在我们这边,我们可以提供给你最好的资源,而你的才能也能得到最大的发挥,这用你们的俗话,叫什么一举两得,不是吗?”“谢谢您的厚爱,但我还是要考虑考虑。”“好,如果你想留下来,随时来找我。”

 

火花回到舒适的宿舍,将自己扔在了床上。出国前,他本想多带几张辉晓夜的照片,但不知为何,他内心总有一种感觉,如果这五年间,自己看了照片,多半会忍不住偷跑回来,虽然没问过,但他知道辉晓夜如果知道他提前回来,多半会很生气。

 

【但是五年…真的很难熬,我不在,谁去关心你内心的孤单呢,这个傲娇的笨丫头。】

 

《人世间,有很多事,是你不愿做却又无法抗拒的;有很多人,是你不愿却又总会淡忘的。但是,我唯独不想忘记她。————————火花日记》

 

《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才发现自己一直把他的存在当做生活的一部分,可笑的是,这却是在他离开了我之后,我才明白。——————————辉晓夜日记》

 

——————————————【分割线】————————————

 

【一直以为咱这种人,粗心惯了,不会感到心中介怀啥的,没想到还是有点难受】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现实中不会存在

 

手机铃声响起,槑瞥了一眼,看到她的头像出现在来电显示上。心中一跳,槑一把抓起手机,按下了通话键“喂?”

 

“槑,你有空不?过来送我回家吧。”电话中女生爽朗的声音传来,槑的心情也变得高昂,“OK,我这就来啊。”

 

一边穿上外出的服装,槑脑中开始想起了一些事。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究竟是什么时候认识她的呢?啊,大概是4年前。4年中,自己逐渐开始了解她,知道她怎样应对班里的那些贱人,知道她怎么参与会长的竞选,知道她家里人有了一点矛盾,但是被她化解了。

 

对了,人字拖大概不太正式,换双鞋子,要搭配衣服裤子的!

 

虽然自己也和她出去过几次,但是自己都是有些害羞的,没敢直面她的脸,记忆中她的脸很白,肉肉的却不是很胖,不是很高的个子,很喜欢笑,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一轮弯弯的新月,带点小俏皮和小可爱。

 

唔,我这边过去大概20分钟,她大概还有10分钟到,没办法了,跑过去吧!

 

自己一直没有发现,她的样子在心中停留的时间太久了,久到自己都认为她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却没考虑或者说,没敢去想,她要是有了别人会怎样?自己又该如何去面对?

 

啊,已经可以看到她了,坐在大箱子上的样子挺可爱的呢,今天穿的是裙子啊,挺配她的呢。

 

“啊,你来啦,快点快点,这箱子真是沉,拉都拉不动,╭(╯^╰)╮”一边抱怨着,她一边从箱子上下来,揉了揉脚踝,“‘喂?…恩…我叫了基友过来帮忙啦,你别担心了…对啊…我让他送我回家…恩…晚安啊…’呼~好啦,我们走吧”挂掉电话,她笑着对槑说道。

 

“刚刚是你室友?挺关心你的么。”槑随意的问了句,伸手去接行李箱的手柄。

 

“是我男票,啊,对了,还没和你说呢,我有男票啦,祝福我啊,槑。”她笑着站到了槑的面前,脸上带着一点娇羞,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很是圣洁。然而在槑的心中,此刻的她仿佛战天使,用无意的话语组成一把锋利至极的剑刃,对着槑的心狠狠的刺了一剑。

 

不记得怎样陪着她一路回家,不记得怎样正常的应答她的话,不记得怎样微笑着对她说再见。槑走在人来人往的夏夜街道上,心里却觉得有股冷风围绕着自己不肯离去。

 

【再见】槑抬起头,看着夏夜繁星点点的天空,喃喃低语道。

 

——————————————【谨以此纪念槑兽第一次暗恋失败233】

————[后续的话,看我心情吧,反正最近一段时间我大概要休息休息【笑]——————

 

——————————【久违的更新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敲打完最后一个字符,火花疲倦的长舒一口气,活动了一下有些酸涩的双手。到国外深造了5年了,期间学习到了很多,身边的伙伴已经培养出了默契,工作并不乏味,反而充满了乐趣。但是火花心中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仿佛缺了一角的美玉,有了瑕疵。

 

其实,火花知道缺少了什么,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今年是最后一年,完成公司最后的一个工程,他就提出了辞呈,只是上面一直没有回复。

 

“你是我带进来的,我能看出你的天赋,你留下来的话,这个team就是你的了,你大概看得出,我这五年都在为你打造一个自己的team,Bob是你最初的同事,Tina和你的想法构思最为接近,Sam和Lin对你的作品能做出最完美的宣传,这个team已经成型了,你如果这个时候离开,我们的损失会有多大?!Please,留下来吧,火,我们需要你,这个team也需要你,只要你留下来,不出5年,我们将占领整个市场,甚至,国际上也会有我们的身影。Come on,my friend,再想想好吗。”

 

看着boss诚恳的脸,火花心中一软。面前这个小老头并不像别的老板,他对下属从不做作,赏罚分明的同时,也更平易近人。这五年来,火花从一个新手到现在领导一个团队,老头给了他很大的帮助,甚至在中期,火花因为一次不算失误的失误,导致公司被竞争对手狠狠地摆了一道,老头在了解了一切后,也没有将火花辞退,而是到火花家里,陪他喝了一夜。那一夜,老头说了他开创这家公司的初衷,他靠着彩票中来的奖金白手起家,一步一步艰难向上,也有数次差点公司倒闭的危机,但他都扛了过去。火花毕竟还是年轻了点,还不明白市场之中,善良的人终究会被狡猾的人吃的一根骨头都不剩。

 

火花靠在办公椅中,手里把玩着一枚硬币,这枚硬币是老头送他的,据说当年,老头白手起家,包括后来几次大危机,这枚硬币都是见证者,老头说当时看到硬币,就会想起当年,用这枚硬币拿到启动资金,然后带着青春的猛劲和倔劲,一头扎进市场的时候,心里边有了一种信念“大不了从头来过!”

 

说心里话,火花对老头的印象,早就超过了下属对上司的心理,老头更像是他的老师和家人,异国他乡,老头给了火花一切,可以这么说,火花在这个国家,闭着眼睛能走到的,除了自己的房子,就是老头的家。老头有个妻子,是在他创业时就已经跟在他身边的人,老头在公司很少提到她,但是当火花去老头家的时候,却总能在老头坐着的地方发现一杯温水——老头早些年太苦,所以肠胃有了毛病,所以就算夏天老头也只能喝温水——即使是和老头一起回家,那杯温水总是会出现在任何老头坐下或将要坐下的地方,而他的妻子总是带着笑,安静的陪在老头身边,不引人瞩目。

 

所有的感情,归根究底都是习惯,习惯了他/她的存在,习惯了为他/她准备一切,习惯了与他/她的互动。因为习惯,所以习惯。

 

“呼~”火花叹了一口气,准备先去把中饭解决掉,却发现,邮箱里有一封匿名邮件,“大概又是广告吧”这么想着,火花随意的点开了邮件,然后发现里面只有一句话,“辉晓夜出车祸了,两天前入院,情况未知。”

 

“……”无言的沉默,火花的心一阵抽搐,他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按下了快捷拨号。

 

“嘟,嘟,嘟………………sorry,the  number  you…………”

 

【大…大概是忙吧,可能没听到】火花安慰着,一边拨通了辉晓夜家里的电话。

 

“喂,您好,我想找辉晓夜,请问她在吗?……是么,我知道了,再见。”

 

挂掉电话,火花打开了网页,准备购买一张机票,却想起自己银行卡前天掉了,正在挂失,心中不由得烦躁起来。

 

“火,这里有一个你的快递!”火花抬头,发现Bob手里举着一个小包裹。“谢了。”火花压住心中的烦躁,接过包裹,Bob看出他脸上的神色,知趣的离开了。火花看着Bob离开,心中的不满发泄在了包裹上,也没细想自己最近没有定过物品,这包裹的来源十分可疑。

 

包裹被强行撕开,火花看到里面的物品,整个人顿时一愣,那是一张机票,下午2点的飞机。【…不管了,走了!】火花一咬牙,还是决定将辉晓夜的事放在第一位,抓起外衣就往外冲,快到门口时看到一脸惘然的Bob,火花丢下一句“帮我向Boss请个假!”就匆匆拦下一辆出租车。

 

“是嘛…我知道了。”挂掉电话,老头从办公桌前起身,背着双手站在落地窗前,阳光穿过玻璃,落在电脑屏幕上,只见显示屏上一个网页未曾关闭,“ticket  office  online”【别吐槽英文,认真你就输了

 

北京时间…我不知道,反正就是在下午6点,火花来到了辉晓夜的病房【PS:吐槽怎么找到的你们也输了,我在回老家的汽车上码字的,都快吐了,我晕车啊_(:зゝ∠)_

 

5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火花对晓夜的印象还是5年前那个外表强大内心脆弱的女孩,他总想着,再见面的时候,辉晓夜可能会嘴角微微上扬,却要装作不在意不开心的傲娇神情,未曾想过晓夜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的样子。

 

【你出事的时候,我却不在你身边,真是……】自责,内疚,火花心中充斥着这些情感。【既然我回来,就再也不离开了,我再不允许你出事!】看着晓夜虚弱的样子,火花暗自发誓。

 

“…唔”突然,辉晓夜柳眉微微皱起,嘴里发出一声虚弱的声音,“…疼…”火花赶紧凑上前去,握住了晓夜的手。似乎是感觉到了,晓夜睁开了双眼,入目是一张带着自责,内疚,心疼,伤心,喜悦,激动,温柔,爱恋的脸。【不要问我怎么在一张脸上看出这么多表情的,这是天赋╮(╯▽╰)╭。

 

“你...你是谁?”

 

——————————未完待续————————————

爽,终于有一次爽快的打字了,双手敲击键盘的感觉,确实很爽快,好久没写了,一来是我前几天还在上课,二来是天气太热,三来是我太懒。但是昨晚我在看小说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段,“我们的感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习惯了而已。”就想到了辉晓夜和寒火花了,习惯彼此的存在,习惯了彼此的默契,习惯了彼此的互动,可能我的文笔不好,表达不出那种感觉,但是我觉得,我自以为,那种习惯的感情,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我曾在小区的花园里,见过一堆依偎在一起的老人,他们没有说话,静静地坐着,晒着阳光,我突然就觉得,这一幕很美,很好。

 

————————槑兽,面如菜色的写于动荡的大巴上【PS:貌似写了什么奇怪的结尾?但是我真的晕车啊,好想吐_(:зゝ∠)_

 

PS:未完续待??【如果我还没被杀掉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