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薇的原创小说 第一章:收留

这是本人第一次发表的什么,enmmm本人觉得配合音乐食用更好呢!

不瞒你说,这东西的诞生是因为某某某作者一直不更新,所以自己更新试试。

第一章:收留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小镇,人也不多,风景却着实罕见。夕阳不仅让人流连忘返,这里的晨光更是像是希望般,闪着耀着,预示着新的一天的到来。

今天太阳刚刚升起,一份莫名的朝气撒向了这睡眼惺忪的小镇,弄得那阳光都有些兴奋。

“咚咚咚。”粗重沉稳却有节奏的敲门声缓缓的响起,打破了这初晨宁静。响起敲门声的这是一位医生的家。

他在这小镇还是很有威望的。因为他的医术高超,因为他的菩萨心肠,因为他背后的东西。几乎每个人都认识这位医生,他们都愿意善待这位医生。

这里不仅是他的家也可说是他的诊所,不过今早的敲门声来的突兀,他赶紧换好衣服急匆匆地来开门,还以为是什么生了突发疾病的镇民。明明今天没有接到谁的预约,我也并没有那样可以不打招呼就来拜访的熟人,究竟会是谁呢?看来可能是要紧病人吧,他在心里默默想道。

“你好,医生。”那是一个身着一个有点泛旧的棕灰色西装的男人,站在了医生的家门口。他的眼睛快眯成了一条深不见底的缝隙,藏在了他的绅士帽的阴影下。嘴角泛着商业式的微笑,好像夹杂着深深的什么情绪。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也猜不到他会做什么。神秘而不受人待见是医生对着这形迹可疑的中年男人的感觉。虽然有点熟悉但也不想让靠近。

“您还记得我吗?”这可疑的男人开口了。可这个问题却让医生无从开口,因为他还真的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样一个人。或许是救过的病人吧。医生在心中猜测道。

“我曾经被医生您救过一命。”那可疑男人的话倒是印证了医生的猜测。却让医生更加疑惑了,他救过的人多了去了,这个人登门拜访是什么意思呢?医生把男人的脸和记忆进行慢慢地对照,听他这么一说还真觉得有点眼熟。“没错,上次我倒在这座城镇的郊外时就是医生您帮助的我呢。”这人的话唤起了医生的模糊的记忆。“原因是由于一些不好的纠葛,即使从一旁看来也明白的吧。”

想起来了。

那时还是初来这城镇的时候,他叫了一个向导带着他逛逛这美丽的地方,却不料在这城镇的郊外某处发现了这个奄奄一息的商人。散乱的货物,飞溅的鲜血,谁都能看的出来这里大概发生了什么。要么是仇家,要么是强盗。

当时医生他也没有顾这么多,看着这人还有救便把他带回了家,谁知他第三天伤好了没多少便不辞而别。医生也没有多问,在一些地方他救过的奇奇怪怪的病人多了去了,他也是厌了倦了,才来到这个地方的。

听他这么一说,看来是仇家的可能性非常大了。看着这中年男人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可能他的仇家也就凶多吉少了。

“不知是否您身为医生秉性使然… …”

刚刚有点好感就被那男人高高在上的态度给浇灭了,本来想将他请进屋坐坐的医生也掐灭了刚刚升起的念头,准备静观其变看看那男人到底要干什么。

“暂且不说这个,那时未能好好感谢您就离开了,我感到十分抱歉”那男人还是明智地把话题扯了回来,眼神轻轻地审视了一下医生,继续道:“因为偶然路过这附近的的城市,所以今天特地来向您道谢。”

他愣了愣,虽然这个男人有些可以但似乎是专程来道谢的,先给他泡茶吧。医生刚开口,就被那男人回绝道:“不用,我没打算长时间呆在这里。不必这么客气。”

他有些气节,在心里暗暗想到。这人还客气不得。

“请您先收下这个,”那男人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信封交给了他“因为那时候没有钱,没能付起治疗费。”那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些不好察觉的歉意。那信封里面装着相对于治疗费来说数量稍多的金钱。“这是拖欠这么久才支付费用的些许赔罪,请不要客气地收下它”

他看了看手中的信封,还是选择收下了。他看着那站在门口的男人好像有什么话还没说完,意示他继续说下去。

“我带来了一个其他的东西… …”这个可疑的男人显得有些难为情,“之后的谈话内容希望您能保密可以吗?”

别人都这么说了,医生他也同意了。突然男人转向了后面,“喂,过来!”像是呵斥也更像是命令口气的话语从男人嘴里说出来。男人对着门后的死角里出现了一个少女 的身姿。

“最近有一个资产家因为事故去世了。”医生陷入了震惊之中,可那男人继续说道,“因为他没有近亲。所以一些自称是政府亲戚友人之流的人把他的遗产瓜分了。”男人没有理会没有开口的医生,继续自顾自地解释道,“我因为关系于是也是得到了一些挑剩下的东西,”那男人顿了顿,“作为代价也被强加了一些不好办的东西。”

医生震惊于自己看见的,少女的衣着褴褛,薄薄的劣质衣物勉强保存了一些她的体温,头发的淡蓝色像是失去了生命的天空,像是被玷污了的云彩散散乱乱地披在瘦小的肩膀上。那空洞无神的双眼,不知在何处聚焦着,仿佛映出了寂寥和无尽的绝望。面无表情,像是一尊被顽皮小孩遗弃的小小的破烂木偶。令他咬牙切齿的是少女身上的伤,不,那甚至被称之为疾病。无法愈合的狰狞伤口暴露在空气中,不敢相信少女如此弱小的体制是如何活过来的。

“呃,这家伙就是其中之一,”男人还在自顾自的解释道,“因为我是一个穷商人,因为能用的东西‘什么都卖’,所以也就是说之前生意一直挺顺的。”医生看向了那男人,差不多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但医生还是静静的等他说完。

“人身买卖之类,如果是健壮劳动力还说得过去,但是这样的小鬼的话无法马上找到可以信赖的买家,要是豁然地急着卖出去的话我也可能会吃亏。”“但是也不能为这个而投资,走好没有豁然行事,我也想过随便地处理掉或者丢弃掉。”“但就算是我也是有良知和怜悯的。虽然不干麻烦和亏损的是,正考虑有没有好的交易对象的时候正好想起来在现在正在进行商谈的城市里,以前医生曾救国我的事情。因为看起来医生您和那时候一样,还是一个人生活。”

“可能是我多管闲事了,但我想您的生活多少有些寂寞吧?虽然有些突然,但您要不要收留这家伙呢?”

他沉默了半响。那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啊,他想到,或许跟着商人她会被卖给其他人,或许会活活死掉。救一个人,是医生的职责吧。

“这样啊,您真是帮了我和她大忙了,这家伙是没有亲人的奴隶。既可以让她做家务,如果医生您有兴趣的话把她当成玩具也不会有人非议您的吧”

玩具?没等他说话,那男人说道:“关于这家伙的具体事情请直接问这家伙。”男人笑了笑丢下了一句“那么我告辞了。”离开了他的家。隐喻还听见他说再次感谢医生的那天的帮助什么的。

看这那小小的人儿,他看着少女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初次见面,我叫希尔薇。感谢您收留我”轻轻的声音夹杂着恐惧,弱弱的感觉让人心疼。

好像是觉得他没什么反应希尔薇接着说道,“虽然无法干力气活,但我想如果您让我做简单的杂用程度的活我可以做到。”她顿了顿,声音开始带着疯狂的不安与恐惧,“不过,以前的主人说过‘以听我的惨叫消遣是最有价值的使用方式’。”希尔薇低下了头,“…求您…手下留情。

… …

提示: 转载请获得本文作者 白哀明 授权 --> 联系作者 <-- 联系作者补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