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少女希尔薇?

第一章  奴隶少女希尔薇

银叶小镇。

几个月前,镇上来了一位年轻的医生,医生是一位黑发黑眸的青年,对镇子上的居民十分友好,经常免费帮别人治疗伤病。

这样一位医术精湛善良年轻的医生,自然受到了小镇居民的欢迎,甚至有几位姑娘为了争夺医生,打得头破血流。

——————

咚咚咚……

“草……”,因为烦人的敲门声影响,正在配制药剂的我,手猛的一抖,清澈的红色药剂一瞬变为深红,我敢发誓,如果敲门的人不给个合理的解释,这瓶深红色的“生命药剂”就有它发挥作用的地方!

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强迫症发作的脑袋冷静下来,小镇上的居民一般都知道自己的脾气,这么急着的敲门,恐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来了来了!”,随意收拾了下工作桌,便赶往门口,透过门眼,一张陌生却似曾相识的面容,我努力回忆着,打开了木门。

“夜先生,您好!”,此人身着一身正装,略显苍老的脸露出善意的微笑,轻摘礼帽以示敬意,不协调的衣着,怪异的表情,实在是可疑。

“好好好,你好我好大家好……”,我没好气的吐槽道,就差关门谢客。

这人并没有生气,而是有些感激道:“夜先生,我就是上次那位被野兽袭击的商人,多亏了您的救助,特意上门感谢!打扰了您的睡眠,实在抱歉……”

说着商人从衣兜里掏出一件信封,厚厚实实的装着什么。检查后原来是一大叠钱,甚至足以支付我一年的房租。

“因为那时候没有钱支付治疗费,拖了这么久,请您不要客气的收下它。”

钱这种东西多多益善,我并没有拒绝,商人继续说道:“夜先生,我还带来了一个其他东西,希望您能帮我保密……”

我饶有兴趣的点点头,因为收了一大笔钱,心情愉悦。

“不愧是是善解人意的夜先生……喂!过来!”,商人语气一变,吓了我一跳,还以为这货反悔,要跟我打一架。

随着商人的命令,商人身后门旁角落里出现了一位身形瘦弱的少女。

少女背对着阳光,轻低着脑袋,像是没有生命的人偶,灰银色的长发散乱着,甚至有许多烧焦的痕迹,娇小的身子仅穿着一件棕色破衣,或者说一块破亚麻布?

“最近一位贵族因故去世,因为没有继承者,他的遗产被一些自称亲人朋友之流的人瓜分了,我因为有些关系也分到了一些财产,但是也被强加了一些不好办的东西……”

“呃……比如说这个……”

“如果说是强壮的奴隶之类的肯定是有人会要的,但是像这么瘦弱的小鬼,满身是伤也不会有人愿意买下的……”

“若是之前,我肯定会随意处理或者丢弃,但是我想起了您救我的事……”

“再加上您还是像那时候一个人生活,多少会有点寂寞吧……”

商人的用一种暧昧的语气说道,听的我都想打他一拳,这是在讽刺我的单身贵族生活吗?该死!

接着商人很有礼仪的伸手致意,像展示货物一样,瘦弱少女缓缓看向我,狰狞的红色胎记覆盖了少女大半右颜,紫蓝色双眸毫无感情,呆楞楞的。

“夜先生,您也不用在意,它就是一个没有亲人的奴隶……您可以让它为您做家务……或者当作一个发泄的玩具……”

“我不……我收下了”,我开口拒绝,可是看着可怜的少女,突然想起了自己,莫名心软。

“祝您玩的愉快!夜先生,有缘再见!”,商人正了下礼帽,致意告辞。

——————

心情有些烦躁,我关上了门,像我这样的单身青年,突然有了一个浑身是伤的奴隶少女,多少会有影响吧……

“主人,我叫希尔薇,感谢您的收留……虽然我有些瘦弱,但基本的家务活还是能做的……”

“之前的主人认为让我惨叫就是最大的价值……求你,手下留情……”,希尔薇似乎很害怕这种阴暗的关门声,有些紧张的沙哑道。

“放心,我不是什么万恶的贵族,不用这么紧张,先去洗个澡换套衣服吧……”,我有些无奈的叹气道。

“……”

——————

牵着希尔薇的手,就像牵着没有重量的布偶,小手没有想象中的柔软细腻,而是一层灰垢,一层污腻,灰头土脸形容最为恰当,这家伙是有多久没洗过澡了。

本来是打算给我通宵熬夜准备的热水,此时派上了用场。但总感觉希尔薇对洗澡十分抗拒……我真特么傻!我一个男的瞎凑合什么!

“自己会洗澡吗?”

“……”

为什么一点反应没有啊,难道误以为我是那种变态?好吧,变态就变态吧!至少希尔薇脸上狰狞的胎记已经卸掉了我大半邪念,一开始我的确有奇怪的想法。

我只好亲自动手,希尔薇也没有反抗,任由我脱下她身上的破亚麻布裙。

……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希尔薇瘦弱的身体。一条条丑陋狰狞的红色伤疤遍布少女的躯干四肢,就像是硬生生扯去了少女的肌肤血肉,鲜红结痂。

抚开希尔薇散乱的头发,右脸上不是胎记……那是一整块红色伤疤!就像烙铁烫开的伤口!丑陋到让人心痛。

这还不算什么……这些伤疤我知道是怎么形成的,一种邪恶的黑暗药水,常规手段无法治疗,甚至还会一直折磨受害者,那该死的贵族真的应该千刀万剐!

“你先在这等着……”,我心急如焚的跑向实验室,翻出一个藏在暗格的箱子。箱子里装着四瓶药剂,这是我大半年来仅制造的两瓶二级生命药剂,和两瓶二级净化药剂。

——————

还是要被折磨吗?希尔薇已经习惯了……不会怕的……希尔薇不会害怕的……

希尔薇颤抖的看着提着一箱药剂的主人,果然……我这种卑贱的奴隶……

麻木的希尔薇已经做好了准备,被泼上那种魔鬼般的药剂,痛苦的在囚笼里嘶嚎上一整天……已经习惯了……

——————

小心翼翼的在希尔薇右脸上涂抹净化药剂,希尔薇很配合的闭上眼睛,治疗过程并不会造成多大的痛苦,最多就是痒一些,希望希尔薇反应不会太大。

极其针对这种邪恶效果的净化药水,很快消融了那一层伤疤似的血肉……污红的脏血流动着,一点点消除。

看着一身污红的血渍,这件陪伴我工作半年的白大衣算是报废了。接下来的流程便是涂抹生命药剂,肉眼可见的愈合着罪恶的伤口。

可是我的心在滴血啊!我并不是一个大方的人,光是这几瓶药剂就足以购买几栋这样的房子,并且有价无市!

唉!就当是治好我的强迫症吧!我继续着我的工作,清理着施加在少女身上的罪恶与丑陋。

提示: 转载请获得本文作者 千永君 授权 --> 联系作者 <-- 联系作者补档 。